汪涛:更大科技挑战在百米冲刺后

中国科技进步最大的挑战在哪?当前,由于美国对中国高科技产业的打压,人们大多将关注点放在了中美科技战,以及中国力争成为一个科技强国的“最后100米”上。

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之后,依靠一套行之有效的学习和跟随型科技发展体制,中国将学习环节的障碍减到了最低,全方位地吸收人类一切优秀的科技和社会文明成就,并将其转化成为实际可操作的机制,从而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完成了对工业文明和现代科技成果的学习与继承的过程。如果把时间向前推进二三十年,西方国家对中国进行科技封锁的案例非常多,涉及的领域非常广,如航空发动机、碳纤维材料、军用科技以及卫星导航等。中国不断地通过努力,以自身科技进步补上了相应短板,甚至在有些领域有所超越。美国有能力对中国科技进步进行遏制的领域已经相当有限,主要集中在芯片与软件领域。综合来看,今天的中国正处于向世界科技强国冲刺的“最后100米”赛道上。西方保守势力出于维护其科技霸权及超额垄断目的对中国科技进行打压,这“最后100米”势必不会好走,但绝非不能走。2018年美国从制裁中兴开始,不断用实体清单手段制裁中国企业。2019年5月15日美国宣布对华为实施出口管制,一年后的5月15日又再次扩大对华为的制裁,其公开的理由是2019年的制裁没达到效果。实际上不仅没达到效果,一年时间内,包括华为海思在内的中国芯片自主化成果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美国的封锁在倒逼中国芯片产业加速冲刺。

需要注意的是,“最后100米”并不意味着中国科技进步的终点。当前面有人领路时,我们只要跟着走就行,如果说还有什么更多需要考虑的,无非就是跟随的步子再快一点,学习的胆子再大一点。把眼光放长远,“最后100米”之后,前方不再有科技引路人,原有成功经验突然之间整体上或大部分失灵,我们该怎么办?

掌握科技原创所需要的基础能力,远比掌握任何一种特定技术能力要难得多。这里所说的原创并非一般意义上的首创,而应被严格定义为“科学的原创”。科学是人类历史上唯一超越特定国家,特定民族文化的文明。它本身具有吸收一切人类有益成果,并把它变得更为完美的能力,它自身也会不断地进步,修正自身的错误和缺陷。有研究认为中国在宋代就已具备发达的手工业和商业,很遗憾未能发展为工业革命。但事实上只有以科学为基础的工业发展,才会带来真正现代文明意义上的工业革命。在没有科学的时代,也会有原始的创新甚至技术创新,但只有以科学为基础,通过系统的科学方法达成的创新才具有持续性、系统性和最佳可累积性。

世界数学发展史上,陈景润在解决哥德巴赫猜想上作出了很大贡献,张益唐在解决孪生素数猜想上获得了极大进展,但如果我们更进一步去探究,这些猜想是谁提出的,有没有中国人提出过有价值的猜想?回答是没有。除了哥德巴赫猜想,还有黎曼猜想、韦伊猜想、费尔玛猜想、希尔伯特23个问题、对欧几里得几何第五公理能否从其他公理推导出来持续2000年的追问……中国的科技人才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解题能力,但引领世界科技进步,中国人需要提出原创性的问题,需要具备强烈内在动力——追求科学内在的绝对完美,它超越于现实和实用,超越于人的感性和直觉,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缺少,而今天的中国人需要充分意识并弥补的。

中国人讲究目的思维,以最终结果来判断理论,这与现代科学的实验观念更为接近,是解决西方“一元论”式理性文明内在缺陷的希望所在。同时,中华传统文化已经呈现出的对人类科学文明未来发展的价值和优点,反而容易使我们忽视自身在原创基因及理性思维方面的缺陷。我们能不能跳出这一缺陷,迅速补上科学原创这一课,是超越中美科技战,聚焦整个人类科技文明创新和进步过程的大话题,也是中国在“最后100米”之后面临的严峻挑战。(作者是中央民族大学客座教授)

posted on 2020-11-18  admin  阅读量:

最近更新

友情链接

版权信息

Powered by 十大信誉平台排行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